设为首页

    台湾年轻人追星“姿势”解锁:我们喜欢的不喜欢的他们都喜欢

    05-31更新人看过

      

    [video]https://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a03973ky053&auto=0[/video]

    视频直播啦!(点击预约直播)

    金曲奖虽然只是台湾乐坛的年中总结奖项,但在内地有着深远的影响,毕竟对于内地年轻人来说,那些代表华语乐坛中流砥柱的名字多来自海峡对岸。我们每年隔海观望着获奖名单,查看着今年有没有遗漏什么好歌,那么台湾的年轻人们中间到底流行着什么样的音乐,是我们熟悉的那些名字么?还是另有所好?

    那些你喜欢的歌手台湾年轻人也喜欢

    五月天

    周杰伦、五月天、蔡依林等这些在整个华语乐坛都如雷贯耳的名字,在台湾的受欢迎程度当然也是无需赘述的,每年年末全岛观众都会观看的台北市政府的跨年演唱会上,这些歌手都是开场或是压轴的不二人选。在台北小巨蛋开演唱会作为人气的象征,是很多台湾歌手梦寐以求的,但对于这些天王天后级的人物来说,巨蛋可容纳1万多人的舞台是远远不够的,连刷几天巨蛋舞台成了他们的常态,五月天曾在2016年年末到2017年年初的十五天时间里,一连在小巨蛋开了9场演唱会。

    2000年左右华语乐坛最欣欣向荣的那几年,歌手在台湾本土的走红程度会几乎无差别地反映到内地市场,但那段繁荣期过后的青黄不接不仅在纵向的时间上产生了盛世之后的萧条断代,也使横向地域上的两岸音乐环境也渐渐出现屏障。

    A-lin

    李佳薇

    像萧敬腾一样有《王妃》这样的大热歌曲的台湾歌手还能在内地拥有较高的知名度,但其他在岛内走红的歌手就很难再将热度延续到内地。在《我是歌手第三季》刚刚播出时,来自台湾的歌手A-Lin(黄丽玲),对于许多内地观众来说还是一个不太熟悉的面孔,但此前她已经在台湾凭借《失恋无罪》和《天生歌姬》等专辑走红,并且三次提名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当季的踢馆歌手李佳薇则更显陌生,来自马来西亚的她自2010年获得《超级星光大道》冠军之后出道,第一张专辑《感谢爱人》就酝酿出了《煎熬》《大火》等年轻人几乎都会唱的金曲, 也算是台湾新生代流行女歌手的中坚力量之一。之后的参加节目的徐佳莹,同样是在台湾走红但在内地并无太大反响的歌手之一。

    郭采洁

    值得一提的是,在对台湾年轻人的调查采访中,我们发现郭采洁除了“顾里”这个身份,作为歌手也在台湾年轻人中有一定的影响力。歌手身份出道的她,在台湾发展时期与“甜心教主”王心凌有着一样的成名轨迹,发片出道,偶像剧加持,音乐和表演双线并行,以独特的“娃娃音”成了很有辨识度的一位偶像歌手。第三张专辑《烟火》请来李偲菘、李伟菘、方大同、卢广仲和姚若龙等音乐人制作,专辑中的歌曲一度也很有传唱度。

    名字怪怪的独立歌手厉害得很

    在对台湾年轻的人的采访中他们提到了许多独立音乐人的名字:草东没有派对、Hello Nico、法兰黛……相信对于许多不关注独立音乐的内地的朋友来说这些名字都很陌生,但在台湾,他们却是许多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们歌单上的常驻歌手。

    名字让人有点儿摸不到头脑“草东没有派对”乐团,在今年的金曲奖上入围了包括最佳乐团、年度专辑、年度歌曲等六项大奖。给他们带来这么多提名的《丑奴儿》却是一张仅靠艺术基金和朋友帮忙完成的专辑,这张专辑中的《大风吹》已经成了全台湾年轻人都会唱的主题曲。

    草东没有派对

    乐队最初的名字叫“草东街派对,”“草东”阳明山附近的一条街道,乐队成员们小时候经常去玩耍的地方,而随着之后的人员变动,乐队的名字就很任性而干脆地改成了“草东没有派对”。他们的音乐写出了台湾年轻人面对当下无力的自嘲,来自社会、家庭,方方面面的压力总要有一个释放的出口,而草东没有派对则写出了这种“颓”感,并不是无病呻吟地怨天尤人,而是切中要害贴切地让人感到现实的困境。“我想要说的/前人们都说过了/我想要做的/有钱人都做过了/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们虚构的” “请別举起手枪/这里沒有反抗的人/不用再围墙/这里沒有反抗的人/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们虚构的”这些都是出自“草东”的歌曲中,让台湾年轻人为之狂热的歌词。

    其实在去年年底,这支乐队已经悄悄地红到了内地。北京、上海、武汉、成都……八座城市八场演唱会,每一场都延续了他们在台湾的门票“秒杀”史。甚至有媒体将他们视为五月天在金曲奖上最有力的竞争者。

    hello nico

    Hello Nico是另一支近年来在台湾年轻人中极速走红的独立乐团。他们最初在独立音乐网站“Street Voice”(街声)上传作品,单曲《花》以超过 10 万次点播率成为 2014 年街声排行榜全年总冠军。随后凭借专辑《熟悉的荒凉》成为2015年最流行的独立乐团,街声年度十大最高播放率单曲,Hello Nico 独占四席。他们是台湾为数不多的电子摇滚乐队,电气带来的诗意和迷幻,让这个这个乐队的音乐既有远方的清新又有俗世的光景。

    Hello Nico的发迹地街声网站,是台湾最大的独立音乐网站。网站上有不用类型的最新原创音乐、独立音乐人演出报道、音乐人的介绍……独立音乐原创者可以把作品上传到网站上,随后网站会从中筛选出人气高的创作者,在Legacy Taipei进行Live演出,甚至走上音乐节的舞台被更多的人熟知,不仅仅是近些年来走红的独立乐队,徐佳莹、韦礼安这些线上的歌手也都曾是街声上的一员。

    街声网站

    为台湾年轻人接触独立音乐提供机会的平台不仅仅有原创网站,还有各大音乐节。贡寮国际海洋音乐祭、台北简单生活节、春天吶喊音乐节、春浪音乐节……在这些音乐盛会上登场的不仅仅有已经成名的歌手,还有许多新鲜的独立音乐人面孔。

    说唱也能成为主流音乐

    MC Hotdog

    台湾的年轻人们也喜欢MC,但他们的MC和内地走红于视频网站喊麦MC们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台湾的MC是正统的说唱歌手,有着制作精良的音乐作品,甚至能受到金曲奖的垂青。2007年的金曲奖最佳国语专辑奖颁给了MC Hotdog的嘻哈专辑《Wake Up》,这是台湾嘻哈音乐从地下到地上个的一个转折点。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台湾年轻人开始喜爱饶舌,随着社交网络的发达,各个流派的饶舌音乐都有了发展的舞台,顽童MJ116、玖壹壹等一批批音乐人成了一呼百应的音乐偶像。

    歌词所表达的主题是饶舌音乐的灵魂,这些音乐人有着缤纷各异的灵魂,嘻哈乐迷们可以从他们的音乐中找到不同的共鸣之处。

    蛋堡

    饶舌界的老大哥MC Hotdog的音乐作品中有许多对社会的无奈和愤怒,也有对自身的叹息嘲笑;顽童MJ116则以一种更轻松更生活化的姿态来表达当下年轻人的态度;蛋堡是以细腻温柔的爵士流派在许多不钟情于饶舌的年轻人中大受欢迎,办公室白领或者文艺青年们都可能成为他的听众。

    玖壹壹

    玖壹壹在金曲奖上的表演创造了整台晚会的最高收视点;《9453》成了响彻台湾大街小巷的歌曲;9月他们在台中举办了7000人演唱会……去年玖壹壹在台湾年轻人中刮起了一阵嘻哈狂潮。

    兄弟本色

    兄弟本色是由MC Hotdog、顽童MJ116、张震岳三组嘻哈歌手组成的组合,被乐迷称作“嘻哈纵贯线”,2015年起他们开始了在世界各地的巡演。今年台北小巨蛋最终场演出两天24000张门票在四分钟内被秒杀。

    从《Wake up》专辑中那首《我爱台妹》走红到现在饶舌歌手们能够开起万人的演唱会,嘻哈音乐在台湾已经一步步走出了小众的圈子,撕去了边缘化的标签,成为年轻人们熟悉的主流音乐。

    内地音乐人也有对台湾输出音乐的一天

    在前文中提到的一片红火的台湾独立音乐市场里,其实内地音乐人也占有很重要的一席之地,宋冬野、万年青年旅店、陈粒……这些所谓“小众”的内地音乐人们,已经红到了对岸。

    万年青年旅店

    草东没有派对初走红时,被台湾的音乐人和媒体称作台湾的万年青年旅店,乐队成员也表示自己很喜欢万能青年旅店、宋冬野、马頔、尧十三等内地音乐人的音乐。2011年万青的同名专辑《万年青年旅店》在台湾发行,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产生了几千张的销量。隔年,他们来到台湾举办小型音乐会,就受到了许多乐迷的追捧,其中还包括苏打绿的鼓手阿福,随后张悬翻唱了《秦皇岛》,田馥甄翻唱了《十万嬉皮》,万青的音乐在社交平台上传播的愈发热烈。2015年他们在台湾举行的演唱会更是吸引了林宥嘉、伍思凯等音乐人前来观看,他们去到的舞台下方,总会有无数台湾年轻人操着“台谱”应和着这个内地乐队的歌声。

    与万青一样,内地民谣歌手宋冬野同样受台湾年轻人欢迎。

    宋冬野台北演唱会

    2014年宋冬野在LEGACY Taipei举办了 “雏儿劳鹊”演唱会,开票三天门票便销售一空。半年后宋冬野的“孤得奈特”演唱会登录到了能容纳3100位观众的台北国际会议中心,当时已经怀孕6个月的刘若英作嘉宾登台与他共同合唱了《鸽子》。签售会上专辑售出3000张,一度断货,对于一个独立音乐人来说,这样的实体唱片销量可以称得上是个奇迹。在那年的热潮中,《安河桥北》构筑出了许多台湾年轻人对北京印象中的一部分。

    不仅是内地独立音乐人,像李荣浩、薛之谦这样的原创歌手也成为台湾音乐榜单上的座上宾。

    薛之谦

    因为《演员》《丑八怪》等大热歌曲,薛之谦在台湾聚集了一定人气,甚至有粉丝不限于听歌,还会到网络上搜索他参加的综艺节目。

    李荣浩

    李荣浩在台湾的走红经历是很有意思的。2014年金曲奖五项提名,并获得最佳新人奖,这一炸内地的乐迷才知道有个音乐人叫李荣浩,因为之前在内地过于默默无闻,以至于许多人起初会误以为他是台湾歌手。像是我们在习惯提问的“某某(内地歌手)在台湾红吗?”台湾人会在论坛上提出“李荣浩在内地红吗”的疑问。

    对于大陆的年轻人来说,他们所经历的华语乐坛的黄金年代,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那些来自台湾的音乐人。而近些年来,两地的音乐交流趋势却正在慢慢发生改变,台湾本土新生的流行音乐和歌手很难再在内地引起轰动,相反地,内地的音乐人却一次次在对岸上演了出人意料的走红故事。


×